主页 > U稿生活 >凭什幺自我审查?梁文道要求顺丰回应 >
凭什幺自我审查?梁文道要求顺丰回应

2020-06-19


凭什幺自我审查?梁文道要求顺丰回应


梁文道日前在苹果日报专栏「普通读者」中撰文述及,他自台湾寄书回港,受到顺丰快递审查而有三本书递送不果。此事马上引起关注,令人忧虑香港的物流及出版业是否存在不知名的审查而自由受限。


顺丰寄书的审查其实不算是新鲜事,梁文道笑称,文章刊出后收到不少学术界爱书人的友侪回应,说以往通过顺丰寄书有时就少了几本,莫名如进黑洞,今次梁文道寄书不成,「至少得个知字,有进步(笑)」,大家交换不少案例。问题是,「寄书回大陆受审查就惯了,但原来连自台湾寄书回香港,或由香港寄书到台湾,顺丰都会作审查,那就稀奇了。」梁文道缓缓道。「我也希望顺丰能够回答:到底他们依什幺逻辑审查寄入寄出两岸三地的书籍?」


顺丰根据什幺审查书籍?


知识份子、文学人爱书人,有时寄书只为互相交流、「敬请指教」的礼数,寄的可能是自己的学术研究着作,但也会被拦下。梁文道猜测,是不是逢见『中国』二字,顺丰就觉得很危险呢?「有人说他的唐朝研究都寄不了,不知是否因为书研究的是『民间宗教』,『民间宗教』很危险呀!」梁文道大笑。


事件令顺丰审查行为被摊展到日光下,有经验说台湾讲佔中的书籍,由顺丰寄香港就寄不到。「顺丰看来是很严谨地执行『一国政策』的。」问题是,「这整个审查的过程如何进行?顺丰自己怎幺看?是有一张清单来判断?是靠给前线人员的训练,让他们判断?还是另有系统?」


梁文道表示,以他的经验判断,审查书籍的清单并不存在,「因为每个月都会变」;即使中宣部有清单,也不会给出,因为一提供就有洩漏的危险。因此,他判断这是顺丰的自我审查。「而自我审查永远都比官方审查更严。」是次他被拒绝送递的书籍中,《大辩论》本早有大陆版,更显出事情的荒谬。


自我审查,高度紧张的时代


梁文道表示理解顺丰是做全国性的大生意,「一旦出事很麻烦」,所以宁可「从严」,不寄,不接这桩生意,更省投诉。他同时表示同情前线的速递哥哥所面对的压力。「很容易理解事情是怎幺发生的:上面的人对言论和书籍紧张了,下面的人更紧张,一层层的紧张加码下去,最前线的人最紧张。」梁文道说,我们正在见证,以前高度紧张时代的国家状况,如文革期间的高压,是次已露端倪。「这是一个权力运作的毛细管部分。权力系统运作的最末端,也就最大压力。」


关于书籍审查,梁文道推荐Robert Darnton所着的《Censors at Work: How States Shaped Literature》,看看国家如何透过审查来形塑一国的文学。「至于谈审查的中文书,好像不多,像杨奎松的《忍不住的关怀: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》,不是主要谈审查,但谈到当时爱国的知识份子如何想爱国但跟不上国家的脚步。」


梁文道说,是次事件很适合给平时已经不信任一国两制的人进行阅读,也可以考查中资机构的影响。而梁文道向台湾酒店职员表示,香港不在中国书籍流通的管制系统中,对方已经不大相信。换言之,香港也已经不知不觉被置入「一国」之中,不再被外界相信有例外的自由,香港的自由传统正在被消灭——不单来自政权的手段,更来自一家财富超越李嘉诚的速递集团之自我审查。



16685338086402823


9518371606521059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