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U猫生活 >【设计大人物】两千万的苦行之始、理想之初-金萱团队专访 >
【设计大人物】两千万的苦行之始、理想之初-金萱团队专访

2020-06-13



字体,从不只是字体而已。

字体是承装着语意的容器,也是文化与政治交织的精密科学,只要了解并掌握字体表情的人,就能大幅提升沟通的準确度。

​金萱,原是由硬枝红心及台农八号交叉改良的茶树混种,蕴有奶霜气,回甘显熟果香。而在一年多前开始,由 justfont 字型团队嫁接,以滑鼠的贝兹曲线,簇生出一枝带有浑圆茶韵的字型品种。

而 justfont 也成功地以群众集资的方式,召唤出字型产业的新节气。金萱要卖出的,不只是一套字型,更是一套文字底下的故事。这次有幸专访 justfont 团队,请他们带来一片在金萱尚未诞生之前,沿途所见的风景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两千万的苦行之始、理想之初-金萱团队专访
(金萱製作手稿,见字如有迎面的茶)

不只是「文创行销」那幺简单

在金萱佔下群众集资的另一个山岭之后,质疑声浪从来没有停过。而其中之一,便是认为 justfont 「打着台湾行销真好用」,或是以「文化商品化」的道德大纛,批评其忽视书写字体的文化精神。

面对此疑虑,justfont 团队的苏炜翔则认为「文化商品化」或是「文创」或许值得批判,但并不总是那幺简单:「检阅相关说法,会发现『文化商品化』其实是一个很空洞的指控,在这个指控中看不出来所谓的文化是什幺,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怎样才叫商品化。在金萱集资案这件事上,应该要去重视的是相关从业人员的权益:这个行业甚至已经赚不了钱,大家都苦哈哈的、以前很多从业人员后来只有失业一途。」

而指称金萱在商业逻辑里取得的巨大效果,仅出自于行销话术,不只是忽略忽略 justfont 在过去五年内的累积,也忽略这个计画背后的苦心——希望能以此次机会,让字型相关工作者获得基本而合理的劳动品质。

身为金萱字型设计师之一的曾国榕进一步表示:「既然字体是工业设计的产品,就表示他需要注重规格,需要在意功能性与实用性。」苏炜翔继续说,每一种字型关注的眉角,「是创意的劳动,他们生产的作品是以对价关係,让顾客取得后应用在需要的地方,本质上就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化活动」,而不只是书法或艺术品,能作为个人美学观的展现,更是在意应用的层面。也于是,当字型产业的举步维艰,就不得不要有人把新的路径走出来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两千万的苦行之始、理想之初-金萱团队专访
(金萱自行组成的字句,取自字恋instagram)

「文化商品化只是假议题,真正做文化没有被看到,如果不是今天的成绩,字型产业的问题不会有人理解。一百五十万根本不够做一套字,不足的部分是我们用其他热情跟时间补完。而我们对字型产业的一份心意,并不会因为两千万取消。」justfont 创办人叶俊麟接着补充,资金的余裕只是让他们能更专注在把字做好这件事,而不需要处心积虑地找资源。

所以谈起这些批评,苏炜翔都清清地笑称「虚心接受」,他认为「讲得更清楚,其实我是觉得不要只看到『文创』这个尝试包装产业的方便标籤,而是去看到背后的相关工作者,怎样把心力投注于他们的事业,以及他们想要带来的具体贡献是什幺——」苏表示:

「赚钱并不是一个具体贡献,改善人们的生活才是具体贡献。务必要让大家理解的是,这些人都不是白癡——他们只是傻子——但他们做的事情很有意义,也其实是社会很需要的,只是外界还不太理解。」
苏炜翔以街景为例,现在许多人认为街景标誌纷乱、不够有「文化」,那幺就也该更关心字体设计师的坚持,也多关心一下文字应该被如何对待。唯有更广泛的大众理解了这些意涵,社会才能往好的方向发展,让街景越来越使人认同,每一个文化造物都被人喜欢。

对 justfont 而言,每一个字的生成,其后都有人的温度与厚度。而金萱即是介于一般人、与字体文化之间的一位无声旁白,以自身的一撇一捺,诉说背后显而不见的造字之诗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两千万的苦行之始、理想之初-金萱团队专访
( justfont 团队,左起叶俊麟、苏炜翔、曾国榕)

「就算没有钱、也会把字型做完」的决心

而对于金萱的超快崛起,justfont 也十分讶异。他们说在集资前,曾与公关行销的朋友谘询,彼时被认为集资不可能到三十万。但他们也能理解看衰的理由:到底在台湾,有多少人会愿意付费使用一套字型?自政府到民间,从未有正确的设计教育与版权观念,对设计、文创也流于空泛的口号,中听却并不中用。

所以金萱原本预期的集资数目,是非常卑微的。原打算以两个月一百五十万为目标,徒步慢行,没想到却在上线首日,以一分钟一万元的速度,直从平地而起。叶俊麟表示虽然现在比预期好上许多,但是「即使后来没有募到这个金额,团队仍然会把金萱完成。现在的我们都还在历史事件之中,但应该要留给大家慢慢探索,事情还在发生的当下,还没人知道会有什幺结果。」

金萱不只创下最快速破千万的纪录,也成了世界上最高金额的字型集资案。而对所有「敛财」的指控,苏炜翔指出:「现在一般人只看到现象,以为团队是在捞钱,但是外界并不知道,金萱的成功,是过去的字体知识普及行动,包含我们的社群媒体、我们的书、字恋小聚、字体课等等所累积起来的有志之士积极帮助下,才达到的成绩。」

今日金萱的成就耀眼夺目,甚至可能是十五年内卖得最好的字型。以往一套商用字型,能够卖出一百套就堪称上好成绩,何况是以有史以来最划算的价格,卖出四千套商用!一套字型,不可能在一夕之间改变消费者行为,使用者习惯还需要版权观念的推移,但至少金萱能当个起点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两千万的苦行之始、理想之初-金萱团队专访
(字型设计师的手下,字体是ㄧ门日琢月磨的工艺)

不当「唯一」,而当「之一」

如今,金萱已经超过六千人赞助。这表示在明天八月夏天,街上很可能无处不染金萱的茶韵。

对是否会变成如「康熙字典体」一般氾滥,苏炜翔笑笑地答称当然:「但是你也要了解康熙字典体为什幺会氾滥,那是因为设计师没有什幺选择。电脑让设计、排版变得更简单,能参与的人也更多了。然而工具普及了,概念与相关知能却没有普及,导致有些比较哭笑不得的请况出现,例如对适当行距、元素配置、字体级距差异的拿捏。但就长远来看,抽象知能的普及只是时间问题,就看有没有一群人来推动。所以说众人追上技术以后,就是观念的普及。」

所以在金萱发展的两到三年后,justfont 团队也将持续以字体课的方式深化字体教育,也期望能在金萱后召唤出更多好的字型,在知识、通路、设计师都普及后,氾滥并非无可避免。

而除字体课以外,justfont 也陆续提出扩编字集,广纳香港、台客语用字与异体字,更将免费授权字型开放给设计教育相关活动,并以纪录片计实这一路上的字体製作精密的工序。甚至在金萱家族开发完成后,也会投入资源进行开源字型的优化。

「在高兴之余,也表示承诺跟责任就更重。回馈社会不是大公司才要做,justfont 在小时候没钱时就在做,像是字恋小聚办了也快五十场。社群推广不一定对我们本业有帮助,但我们还是认为,这些很基本的东西还是有人得做。」叶俊麟信誓旦旦地说,「但我并不认为所有相关从业人员就可以从此高枕无忧,还是要继续推动广大群众对字型的认识、对正版的支持、也继续建立普及的通路,才是长远的解决方案。」

justfont 并不想做唯一的字型供应商,而是希望从金萱开始,召唤更多设计师投入字型产业,一起培养起整个时代面对文化该有的态度。两千万只是另一场修炼的开始,也是他们理想实现之初,无论将赔上多少努力,他们都会用以往苦行的速度,一哩一哩地走尽荒野,与所有爱惜字体的人,一起徒步走完此行的漫漫长途。
金萱 on FlyingV
--
本文引用自《CrowdWatch群众观点》,一个专注在观察群众募资产业新闻网站,希望透过报导、汇聚群众的力量,每天改变世界一点点!收集更多群众创意,请关注群众观点!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